央廣網北京9月23日消息(記者蘇鈴)據中國之聲《新聞晚高峰》報道,近日,媒體揭秘了一名職業乞丐的一天,讓所有人大跌眼鏡,此人月收入過萬,家有兩套房,白天行乞,晚上出入奢侈品店。職業乞丐不惜以出賣尊嚴為代價,矇蔽公眾雙眼,揮霍著這個社會的善良與愛心。其實,這種做法即使在美歐發達國家和地區,也並不少見。
  波爾是美國休斯敦的一名職業乞丐,他在艾倫公園路“占山為王”已經4年了。他沒有固定的作息時間,但有具體的目標,那就是每天掙到10美元就“收工”。波爾還說,有的人目標更大些,一天收入上百美元的也不在少數。由於手頭寬裕,他們不時打車去城裡溜達一圈,看看有沒有冤大頭願施捨,時不時去酒店開房,享受一下軟床熱水澡的舒服生活。
  而有些紐約職業乞丐假冒殘疾人士和智障人士,最多的一年的收入甚至超過10萬美元。
  美國紐約第五大道,有一個手柱拐杖佝僂腰身的女子,乞討時她用頭巾包住頭髮,看起來像一位阿拉伯裔的女子,表情凄慘、言語可憐。她乞討的地點附近有很多古奇、普拉達這樣的名品店,鏡頭中,短短一個小時,這名乞討者手裡的可樂紙杯里就進賬50美元。乞討時間一結束,她蹣跚走向一輛SUV,但是之後卻走下來一位身材挺拔苗條,扎著馬尾辮,衣著光鮮的女子,但看面容的確是剛纔那位乞討者。一天早晨,已經跟蹤了幾天的美國媒體記者問她,為什麼會造成身體殘疾,女乞丐說,是因為一場意外。最終,美國媒體的記者忍不住,要當面揭穿這名職業女乞丐的真面目了。
  記者:你其實根本不需要拄拐,對嗎?我們過去幾天一直在觀察你,你根本不需要這根拐杖。我們今天早晨看見你,你身體還很好呢。
  但就像一個好演員,從不破壞自己的角色,她拄著拐、彎著腰,走遠了。
  在美國做職業乞丐,還要學點表演啊,也是蠻拼的,但其實還有更拼的,接來下這位,為了投入角色,還專門去參加了語言表演的培訓。當然,有投入,產出自然也豐厚。
  聽聽,這是一位據稱在車禍中受傷的湯姆森。但是,在媒體的調查中發現,湯姆森的車禍並沒有造成他腦部受傷,所以這語言障礙也就不知從何而來了。終於在警局外面,媒體揭穿了他的把戲,湯姆森很不好意思的憨笑兩聲。
  湯姆森:我很感激你們竟把我揭穿了,我靠這個一年能賺十萬美元。
  這名30歲的男子來自於德克薩斯州的奧斯汀,據說還為此專門參加了語言培訓課程,再加上乞討時坐的輪椅,他的收入更是翻倍。
  據報道,紐約還有一個“乞丐學院”,催生了許多相關產業。該學院學制6晚,收費100美元,前4個晚上學習行乞的理論知識,後兩個晚上到街頭實習,院長親自在旁邊觀察,指出不足的地方。成績優異的畢業生每月可乞到2000美元到4000美元。
  其實,國內的這些“職業乞丐”身影也很多,尤其是大中城市的繁華地段,不少乞丐以慣有套路——磕頭行乞,抱小孩行乞等等騙取了不少路人的同情心。太原街頭的一個青年人不斷磕頭向路人行乞,旁邊躺著據稱是患了老年痴獃的母親。電視臺記者發現情況可疑,於是跟蹤暗訪。
  電視臺記者:兩人走了約100米後,小伙子拿起一部手機,打起電話,而他聲稱失智的母親此時在無人攙扶的情況下,大步走到了公交車站,之後,兩人上了公交車,看到有人讓座,剛纔還躺在地上,一副重病模樣的老人,迅速上前坐了上去。車輛行駛了兩站以後他們下了車,而此時記者以再次介紹工作為由叫住了兩人。
  記者:你不是說你媽老年痴獃嗎?
  小伙子:他肯定老年痴獃嘛。
  記者:這不好著呢嗎?
  小伙子:現在好著了。
  記者:現在好著呢?現在就好了?躺那兒就不好了。
  小伙子:哎。
  看到自己的騙人行徑被拆穿,小伙子惱羞成怒。
  小伙子:有什麼關係呢?
  記者:我給你放上錢了呀。我給你放上錢了呀。
  小伙子:你放上多少錢裡面寫名字了嗎?放錢多了才行,對不對?
  記者:就是說嗎?
  小伙子:那人家都放錢,都像你這樣,那不亂套了嗎?
  隨後兩人在路邊叫了一輛出租車後離開了。
  近年,許多國家加緊對職業乞丐管理。《法國刑法典》第276條規定,“裝作苦病、病弱狀而行乞者,處6個月至2年監禁。”英國嚴格禁止在包括地鐵等許多公共場所內行乞。美國的措施主要包括:一是實行乞丐“掛牌營業”制度;一是設置“禁討區”。
  人間處處有辛酸,我們需要關心特殊群體,但職業乞丐的欺騙性傷害了善良人士的心,客觀上說,職業乞丐的泛濫也讓真乞丐得不到有效幫助。希望能儘快出台措施,有效治理職業乞丐現象。  (原標題:職業乞丐“鬼魅人生”:白天街頭行乞 晚上出入豪宅)
創作者介紹

聖誕

eg12eglog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