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平 成都原市委常委
陳爭鳴 成都市龍泉驛原區委書記

趙德勝 四川川投集團原副董事長
唐浩 四川經信委原副主任
  8月下旬以來,四川又有4名廳官被中紀委調查。自十八大以來,四川省已落馬40多名廳級及以上官員。
  據知情人士透露,中紀委300餘人的調查組如今仍駐四川,四川官場反腐工作會繼續進行。
  紀檢內部人士稱,十八大以來,中央反腐思路與以往大有不同。原來為保持官員群體穩定,反腐往往僅限於案件本身,不擴大調查範圍。而今從四川、山西、中石油等處的反腐態勢看,中紀委懲辦“窩案”特征明顯,只要存在貪腐行為,無論牽扯到誰,都會一網打盡。
  8月下旬,中紀委7天內公佈四川省4名廳級官員落馬。成都市委常委孫平、成都市龍泉驛區委書記陳爭鳴、四川川投集團副董事長趙德勝、四川經信委副主任唐浩均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組織調查。
  十八大後最早掀起反腐風暴的四川省,反腐力度至今未減。
  一年多來,四川省政協主席李崇禧、四川省原副書記李春城、四川省原副省長郭永祥落馬。四川省一度成為落馬最多副省級官員的省份,直到8月份,這個紀錄才被山西省打破。
  成都原常務副市長孫平的大學校友、成都市一原副廳級幹部稱,李崇禧、李春城、郭永祥在四川深耕多年,形成巨大的權力共同體,被其接納進圈子的官員眾多。去年中紀委派300多人到四川查案,至今未見撤回,說明四川的反貪肅腐還將進一步推進。
  上述官員表示,成都市仍有官員正被調查,只是暫未對外公佈。
  據紀檢內部人士表示,十八大以來的反腐態勢與以前有很大不同,從四川、山西、中石油等貪腐窩案的查處力度來看,現今的反腐措施確是“有腐必反、有貪必肅”,“蒼蠅老虎一起打”,並不會預設範圍,淺嘗輒止。
  李春城“干將”頻被查
  均參與李春城主導的成都市“東擴、南進”舊城改造工作,被認為是得力助手
  8月27日,中央紀委、監察部官方發佈四川省紀委的當日消息稱,四川省成都市市長助理陳爭鳴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組織調查。此前的8月22日,成都市委常委、原常務副市長孫平也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調查。
  這兩位先後被查的官員都與四川省原副書記李春城關係密切。李春城曾主政成都10年。
  陳爭鳴在龍泉驛區任書記超過十年。2003年6月,李春城擔任成都市委書記後,轄下龍泉驛區發生貪腐窩案,區委書記、區長等數十名幹部落馬。陳爭鳴臨危受命,任龍泉驛區委書記。在隨後李春城主導的成都市“東擴、南進”的舊城改造工作中,陳爭鳴被認為是李春城的得力助手。
  李春城案發後,紀檢部門查出他在多個領域存在違法違紀問題,其中以土地腐敗案居多。這些土地大案多發於成都“東擴、南進”的舊城改造區域。雙流縣、成都市經濟技術開發區和成都市高新區成為重災區。
  孫平和李春城的密切關係,也有目共睹。
  據成都市政府內部人士稱,孫平擔任副市長期間,分管城鄉統籌、舊城改造、金融等多個領域。李春城在成都的“政績”,絕大部分由孫平負責“操辦”。
  孫平與李春城的交集開始於1998年。1998年8月,孫平到成都市計委任副主任。同年,李春城從哈爾濱調任成都任副市長,分管計委。
  2001年,李春城自瀘州調回成都任市長,隨即將孫平提拔為市長助理,此後孫平在李春城手下一路升遷,最終當上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
  孫平給外人的印象很儒雅,加上經濟學博士、教授頭銜,他被稱為學者型官員。
  而熟悉他的人士稱,孫平並不算真正的學者,他發表的論文很少,從一開始,他選擇的就是仕途。
  孫平研究生畢業留校後在西南財大搞經營,先後在校辦工廠任廠長,在學校基建處當處長。1998年,四川省引進高等人才,選拔一批博士做官,孫平也由此入仕。
  2009年,當時的常務副市長孫平,負責城鄉統籌、舊城拆遷工作。其間,因拆遷問題,成都市金牛區拆遷戶唐福珍自焚案引起全國轟動。
  孫平被調查前一兩個月,同樣曾負責城鄉統籌工作的市政協副主席付毅、雙流縣委書記高志堅也被調查。
  除了舊城改造、城鄉統籌外,李春城在成都成立八大融資平臺,為經營城市提供資金。
  常務副市長孫平分管這些領域。李春城被抓前後,成都工投集團董事長戴曉明、成都建工集團董事長張俊、成都市興蓉集團董事長譚建明、成都投控集團董事長吳忠耘、成都高投集團董事長平興和成都銀行原董事長毛志剛等都被調查。
  譚力系何華章入仕途領路人

  譚力任成都市委宣傳部長期間,將市場化媒體成都商報併入成都日報,成都商報社長何華章出任成都日報社總編輯,由此將何華章帶入仕途
  李春城在成都的施政思路,除了對內大搞城市建設,拆遷徵地發展房地產,對外全力依靠“城鄉統籌”這個金字招牌,為其謀取政績。而為其充當吹鼓手的重要人物就是時任成都市委常委、宣傳部長的何華章。今年年初被中紀委調查時,何的職務為遂寧市市長。
  何華章曾任成都商報總編輯、社長。作為都市報的改革先鋒,何華章曾帶領成都商報走市場化道路並獲成功。
  1999年,何華章成立博瑞投資有限公司,註冊資本1.23億元,掌握成都商報的經營命脈。隨後博瑞上市,更名為博瑞傳媒。
  瞭解內情的人士稱,博瑞成立時,何華章和另外幾個股東並未出錢,每人就占數千萬元的股份,這在當時爭議很大。上市後,每個股東分的錢更多。何華章也被稱為全國最有錢的報人。
  據成都市委內部人士稱,當年,博瑞傳媒上市時,前不久落馬的海南省副省長譚力時任成都市委宣傳部部長,併在博瑞傳媒持有暗股。
  譚力從1998年開始任成都市委宣傳部長2年。其時,譚力做了一個大手筆,將市場化媒體成都商報併入成都日報,成都商報社長何華章出任成都日報社總編輯,由此將何華章帶入仕途。
  2002年,何華章調任成都市任宣傳部長。一位與何華章關係密切的朋友對新京報記者說,他當時勸何華章,都已經身家數千萬,何必還要來趟官場渾水?何則回應:“你不懂,你是個迂夫子”。
  據何的朋友透露,何華章最初並未獲李春城重用,經過他數年運作,抓住了李春城需要宣傳“城鄉統籌”的機會,逐漸得到李的認可。
  城鄉統籌是李春城到成都打造的一張名片,他從2003年開始提出這個概念。2007年,成渝城鄉統籌綜合改革試驗區獲國務院批准。
  為獲得更大的政績,李春城讓何華章對外大規模宣傳成都經驗。
  據成都市一位曾負責城鄉統籌思路體系創立的學者稱,城鄉統籌概念是上海市最先提出。經過何華章運作,媒體、學者炒作,最終成為了“成都模式”,並被全國效仿。
  在2007年到2012年,何華章找到很多學者為“成都模式”著書立說,其中不乏有北大、清華等高校的知名學者。
  據知情人士透露,這些知名學者都獲得不菲的報酬,甚至有明星教授給成都著書,一次獲得數百萬元回報。這些資金多由博瑞傳媒負責運作。另外,成都市委宣傳部也由原來的清水衙門,變成一年數億元經費的富衙門。
  阿壩州官員照顧周永康親朋

  成都市委常委、組織部長趙苗任阿壩副州長時,周永康親朋到阿壩,基本都由趙苗接待
  今年4月,成都市委常委、組織部長趙苗被宣佈調查,令許多官員頗為驚訝。
  據成都官場人士介紹,在這一輪反腐中,落馬的官員多涉李春城案,而趙苗和李並未有明顯交集。
  一名與趙苗相熟的人士稱,就在其被抓兩個月前,趙苗曾私下透露,他將會接替現任成都市長葛紅林,擔任下一屆市長,沒想到很快就傳來他被抓的消息。
  趙苗原系四川石油管理局幹部,2002年到阿壩州掛職副州長,此後便留在阿壩州任職。
  熟知趙苗的人士稱,趙苗與周永康的親朋好友走得很近。在他任阿壩副州長時,周的親朋到阿壩,基本都由趙苗接待。這在阿壩也是公開的秘密,趙苗對此並不避諱,並對朋友宣揚,“周老闆的人到阿壩,九寨溝都由他全程接待”。
  四川“黑老大”劉漢被起訴後,他在阿壩州的違規項目也獲公開,除了水電站等項目與周永康之子周濱有合作外,新華社還點名劉漢在阿壩州獲得政府官員庇護。
  新華社文章稱,2000年,劉漢想在小金縣開發四姑娘山旅游項目,時任縣長格某不同意。劉漢留下一句話:“不給我項目,你這個領導就當不了。”果然,這位縣長不久就被調離小金縣,劉漢順利拿到該項目。
  據知情人士稱,趙苗的落馬正與劉漢在阿壩的違規項目有關。
  劉漢被宣判後,劉漢的官場朋友被媒體點名。據接近中紀委調查組的人士稱,涉及劉漢案“朋友圈”的官員都將會被調查。有些人被公佈,僅是時間問題。
  今年7月,四川綿陽原市委書記,海南省原副省長譚力被中紀委調查。劉漢在綿陽根子很深,涉及多處項目。知情人士透露,其中有些項目牽扯到譚力。此外,為了獲得海南的利益,在譚力調離四川前,劉漢給他贈送重金。
  譚力曾在1998年擔任成都市宣傳部長,他的後任高勇涉嫌經濟犯罪被判刑,而高勇的後任何華章也於今年落馬。
  成都官場人士稱,成都市委宣傳部三屆部長落馬,在國內實屬罕見。
  上市公司高管涉李崇禧案被查

  知情人士透露,李擔任省部級幹部十多年裡,“門生”遍佈四川,與金融、投資領域人士交往密切
  在落馬的四川官員中,四川省原政協主席李崇禧是一個很重要的角色。知情人士透露,李擔任省部級幹部十多年,“門生”遍佈四川。他的人脈和影響遠超過李春城和郭永祥。
  李崇禧是恢復高考後第一批大學生,從西南財大畢業後就一直在四川省紀委工作。與李崇禧共事過的同僚稱,李善於弄權,特別會借助紀委的權力排擠異己。有時為了打擊別人,他先給中紀委寫舉報信,再以中紀委督辦為由,對他的政敵展開調查。
  2005年,李崇禧負責四川全省礦產資源開發秩序整頓工作,以此為契機,李崇禧開始插手涼山、甘孜、阿壩州的礦產資源開發。
  民間對此也多有舉報。劉漢在涼山、甘孜、阿壩有多處礦山。知情人士透露,劉漢獲取這些礦產資源,多獲李崇禧的幫忙。
  一位長期在涼山州工作的廳級幹部稱,李崇禧在任紀委書記期間,在涼山州府西昌市還有十幾套房產。有幹部在民主生活會上直接提出,這個影響很不好,建議他轉讓這些房產。
  另外,一位涼山州幹部稱,李崇禧喜愛花木,在他成都的浣花溪別墅里種植著很多名貴樹種。李崇禧曾打著向北京送禮的名義,要求上述官員為其盜挖世界瀕危植物紅豆杉。被婉拒後,李崇禧又找到涼山另一官員,挖了29棵紅豆杉樹。後來那位婉拒他的幹部隨後被調到其他崗位任職。
  另外,涼山州多人舉報,涼山州很多礦產開發要跟李崇禧打招呼,否則在招拍掛過程中很難通過。
  李崇禧學經濟學出身,對金融、投資領域也格外擅長。
  上月,深交所監事長楊勇平被調查,坊間傳言楊與落馬副省長郭永祥關係密切。但知情人士稱,與楊勇平真正關係密切的官員為李崇禧。
  2009年,數家上市公司流通股東名單上出現四川省紀委服務中心的名字。據知情人士透露,四川省紀委在查處案件中,罰沒的股票未上交財政,而是設小金庫,代持這些股票,並參與分紅。而背後幫助其運作的正是時任四川證監局局長楊勇平。
  在李崇禧落馬後,四川多家上市公司高管也被調查,其中包括國騰電子、明星電纜、博瑞傳媒、川投集團等大批四川上市公司。
  據內部人士稱,四川省8成以上的上市公司在上市時存在違規,這與當時的環境和管理有關。而給這些上市公司開綠燈的是楊勇平。
  據瞭解,川大智勝公司上市時找到楊勇平,楊系川大畢業,為報答母校,她將尚未與學校完全脫鉤的校辦企業川大智勝違規運作上市。
  據楊勇平的同事稱,已被調查的國騰電子董事長何燕平時與楊勇平情同姐妹,兩人在成都時,經常見面。去年,何燕因涉嫌上市之前侵吞國資,被中紀委調查。另外,何燕被傳與多名高官關係曖昧。
  此外,川投集團副董事長趙德勝、明星電纜董事長李廣元等上市公司高管也被調查。
  除了金融領域外,四川省農業廳、教育廳、高校等均有大批官員涉案被查。另外,雅安、廣元等地亦出現眾多黨政領導落馬現象。
  據不完全統計,自十八大以來,四川省落馬的廳級幹部已達40名,省部級幹部3名。
  四川反腐將“一查到底”

  據稱,這一輪反腐將打破以往淺嘗輒止的反腐思維,不再設範圍,不再設級別上限,無論涉及誰,無論窩案有多大,都會一查到底
  據四川官場人士稱,政治局原常委周永康曾在四川任省委書記,目前四川成為反腐重災區與其有關。
  據稱,周永康在卸任前仍關心四川的人事安排,他曾在2012年專程飛赴四川,指導換屆工作,四川目前很多主要人事安排也與周有關。
  周的愛將李春城十八大當選中央候補委員,而後不到一個月,李即被中紀委調查。由此也掀起這輪規模之廣,涉及權力之重都極為罕見的反腐大幕。
  “我若受他們重用,估計也要出事。”上述成都辭官的廳級幹部稱,李春城當成都市委書記時,曾多次暗示給其送錢獲得提拔,但這位幹部未送錢,最終被冷落。
  他說,李春城後來的胃口已不限於金錢,他所知很多官員為投其所好,給李春城送美女。
  就在李春城落馬初期,有成都市新都區開發商舉報,新都區地產商為獲得土地,給李春城送去姐妹花,討李春城歡心。
  除李春城外,李崇禧、郭永祥也爆出與其他女性關係密切。
  多名官員證實,蓬安縣落馬的縣委書記袁菱被指為李崇禧的情婦。袁菱落馬後,即暴露出李崇禧貪腐線索,直接導致李的落馬。
  據不完全統計,十八大以來,四川省廳級以上官員到香港、澳門及海外招商引資的記錄幾乎沒有,也沒有官員出國。上述內部人士分析,可能四川的貪腐蓋子還未揭開,反腐會繼續深入。有官員預測,成都市、四川省仍將會有更多官員被調查,甚至省部級官員被調查,都只是時間問題。
  據稱,這一輪反腐將打破以往淺嘗輒止的反腐思維,不再設範圍,不再設級別上限,無論涉及誰,無論窩案有多大,都會一查到底。
  如今,四川、山西、中石油等處官場貪腐窩案查處的深入開展,也說明中央反腐思維正在轉變。
  據一名紀檢幹部稱,2009年,茂名貪腐窩案中查出縣處級官員達200多人,範圍過大。為了吸取經驗,保持黨員幹部隊伍穩定,當年紀檢部門轉變思路,要求各地反腐不再“一窩端”。當年的茂名窩案中,很多涉案官員也被從寬處理,最終移交司法的官員僅20多名。
  2011年,太原市規劃局發生貪腐窩案,前後3名副局長被抓,涉及官員20多名。當年也正是在不擴大範圍的辦案思維下,此案沒有深究。而知情人士稱,當年太原規劃局窩案背後正是太原市原市委書記申維辰。
  今年4月,中央高調複查茂名窩案,標志著原來的辦案思路被徹底顛覆。徹查到底,老虎蒼蠅一起抓。
  除了辦案思路轉變外,中央也在建立反腐的體制機制。
  7月27日,中央紀委機關、中央組織部、中央編辦、監察部、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審計署、國務院國資委聯合印發實施《黨政主要領導幹部和國有企業領導人員經濟責任審計規定實施細則》,這也是中央為反腐做出的一個具體制度性規定,明確審計對象,審計範圍,將對領導幹部的經濟責任審計納入常態化。
  據接近國家審計署高層的人士稱,中央經濟責任審計工作聯席會議辦公室將開展為期兩個月的土地出讓金審計,主要審計縣、市、省三級政府土地出讓金使用情況。這次審計力度空前,由這個聯席辦公室直接指定特派員審計,查處問題,無論涉及哪一級,都會直接調查。
  此外,這個審計結束後,還將開展礦產資源開發、國企改製等“高危”領域的審計工作。
  上述人士稱,中央正建立反腐的制度,讓反腐常態化,今後用體制機制讓官員真正做到“不想貪、不敢貪”。
  □新京報記者 塗重航 成都報道
(原標題:四川官場餘震:7天落馬4廳官)
(編輯:SN146)
創作者介紹

聖誕

eg12eglog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